第1266章 君慕楚,你有没有人性啊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所有人心里都一哆嗦,王妃果然是来算帐的。可这个帐是怎么个算法呢?阎王殿主殿,也就是上都城里这座大殿,算上九殿下,一共有常驻人口一百二十五人。

这一百二十五人里,有暗哨二十,殿差三十,十八层地狱狱卒三十六,剩下的就是办案人员,包括帐目先生。哦对,还得加上几十匹快马,还有牢里的那些犯人。

一百多人,几十匹马,一个月的用度开销应该是多少呢?三百五十两银子是多是少啊?

人们挠头,他们也不会算啊!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九皇子。

九皇子心里也苦,他也不知道阎王殿一个月开销多少,更不知道这个开销是多是少,他堂堂皇子,怎么可能会管这些个小事。

于是九皇子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老先生,老先生又把目光投向了平时天天坐镇阎王殿的师爷。师爷捂脸,这些开销多半就是吃穿用度,还有每月发放给个人的月俸。其实并不是很多,甚至跟一般的衙门来比还算是少的。

至于俸禄,阎王殿的俸禄给得不算多,毕竟宫里的宫女一个月也有三两银子的月俸可拿,阎王殿干的都是生死买卖,一个月最少也得十两。狱卒能少些,给三两,其它一些职务有的给三两有的给五两。这样算下来,三百五十两银子开销,连发俸都是不够的。

而之所以还是把开销控制在这个数目,是因为很多人都主动的不拿俸禄,他们总说自己吃住都在殿里,平日里除非办差,是不需要出门的。而办差算公出,殿里还会再给拨银,所以俸禄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用,能省就省了。

阎王殿里这些高手都是孤儿,是从小就被培养起来的,很多人都是跟着殿下一起长大,感情很深。他们平时很会为殿里着想,为殿里省钱,月俸什么的他们根本也不在乎,只要人能在阎王殿,能跟在九爷身边做事,就是他们最高兴的事。

至于王妃今儿这个态度……他再想想,便觉得可能是因为阎王殿里全都是男子,还都是习武的男子,所以饭量比较大,肉也吃得多些,王妃大概觉得他们吃太多了吧?

师爷试探地问在场众人:“要不,咱们以后少吃些肉?”

人们懂了,原来是肉吃多了。可不是么,肉多贵啊,他们吃住都在殿里,一日三餐至少要有一顿肉,有时候午饭和晚饭都有肉,这么一想的确是有点儿奢侈了。

于是人们纷纷表示:“没有问题,以后我们少吃,不但肉少吃,饭也可以少吃,一定把开支节省下来。”不过再想想,其实他们相对于其它衙门来说已经挺节省了,就算吃肉,也不会吃大块的肉,就是烧菜的时候放一些,偶尔才做顿全肉的菜。阎王殿是个清水衙门,干的都是得罪人的活儿,所以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,就算给九爷找麻烦。没想到还是惹麻烦了,那以后一定要少吃,全当减肥。

人们开始表决心,都做出了少吃的保证,甚至有人还提出衣裳也要补着穿,把换新装的频率也给降下来,这样也能缩减成本。

君慕楚有些听不下去了,这些都是他的手下,是他的左膀右臂,甚至还是出生入死的兄弟。如果连饭都吃不饱肉都吃不上,衣裳还要补着穿,那不是打他的脸么。

他就想跟白蓁辩解一下,结果刚要开口就被身边老先生给劝住了:“九殿下,您可千万别因为这事儿跟王妃争辩,王妃也是为了您好,也是为了咱们阎王殿好。”

“对对对,殿下,千万别冲动,您能找着个王妃不容易,咱们千万不能给气跑了。”

君慕楚很郁闷,他找个王妃不容易?再抬头瞅瞅上首坐着的白蓁蓁,恩,找着个这样的真不容易。可是如果这种时候不帮着属下说说话,是不是也会让属下寒心啊?

不行,该说还是得说,大不了回府之后让小姑娘骂一顿,他给她赔罪。

正准备要开口,这时,白蓁蓁的声音又扬了起来,一脸的震惊:“你们都省成这样了,还能再省?君慕楚,你有没有人性啊,你的下属兄弟每个月连吃带用再加发俸,才用一百五十两银子,你是不是太扣了?你这是养衙门还是养兔子呢?你就是给我一百多只兔子,一个月开销下来一百五十两也不够啊!你是不是虐待他们了?还是阎王殿实在太穷了?皇上不给阎王殿拨银子吗?还是拨的银子根本不够用,你们又不会创收?年前我看帐目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,但瞅着这些人一个个精神头儿都还行,就没说什么。但这次不说真不行了,居然还说能再少吃一点,这是不是被虐习惯了?简直过份!”

恩?恩恩恩?

人们听糊涂了,怎么个意思?不是嫌他们花得多,而是嫌他们花得少?还说他们被虐?可他们没被虐啊!虽然衙门清水了些,但是能吃饱能穿暖,就已经很好了呀!

老先生犹自算着,养一百多只兔子也不只三百五十两,王妃养的是什么兔子?金的吗?

他忍了又忍,实在没忍住,开口说了句:“王妃,养一百多只兔子,真的用不了三百五十两这么多,兔子吃素,就算还要顾人看管,算上人工费,有个十两银子也就够了。”

白蓁蓁眼一立,抬手啪啪的拍桌子,“我就那个养法,我就愿意养三百五十两银子的兔子!真是的,你们一个个的可都是大活人,大活人还没兔子的日子过得好,你们不觉得羞愧吗?这么多人一个月下来才花三百五十两,你们都不拿俸禄的吗?光是发俸禄都不够吧?”

人们纷纷表示:“基本不怎么拿,因为拿了也没处花,吃住殿里都管了。”

“殿里管是殿里管,跟你们自己手里有钱是两回事。人不能只看眼前,要往长远了看,现在你们都还年轻,不想那么多,日子过一天算一天,就觉得银子没什么用。但是将来呢?将来你们不娶媳妇儿吗?不置办宅地吗?到时候上门提亲,岳父岳母问你们家住何处,宅院多大,有没有马车,你们怎么说?哦,说我住阎王殿,好几个人一张通铺,到时候嫁过来给你家姑娘留个位置。像话吗?谁能把闺女嫁给你们?”

众人又听懵了,娶媳妇儿?阎王殿的人娶媳妇儿?这是什么惊悚话题?阎王殿的人什么时候考虑过娶媳妇儿啊?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准成婚,但他们是干什么的自己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,他们的一生都是要奉献给阎王殿的,绝不娶妻。

于是有人反驳:“王妃,咱们不娶媳妇儿。”

白蓁蓁眼一瞪:“不娶媳妇儿不生孩子,以后指望阎王殿养你们一辈子啊?还是你们七老八十了还能在外头上房揭瓦刀尖儿舔血?那到老了不得有个依靠吗?不得有个家吗?能一辈子住在殿里吗?将来不得给新人腾位置吗?”

她越说越来气,觉得这帮人就跟君慕楚一样,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。

干脆从位置上站了起来,踱步到众人面前,从第一个开始,逐一看过去。一直看到站在君慕楚边上的那位老先生,脚步终于停了下来,眯着眼睛就问:“你也不拿俸禄?你也没家?”

老先生赶紧摇头:“老朽是拿俸禄的,因为有家要养。”

“这就对了,这才是正经人过的正经日子,其它的,哼,没一个正经的!”

得,一句话,把这帮人都定性成了不正经。

君慕楚小心翼翼地同她说:“要不就这个事儿,你给重新定个规矩?”

白蓁蓁点头,“是应该重新定规矩,总不能一说起阎王殿来,别人总会用一种怜悯的目光来看咱们。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成什么样子?简直丢你们九爷的脸,更丢我的脸。我白蓁蓁活到这么大,还没被人说过穷呢,你们也得给我争气些。”

她走回上首,又坐了回去,“这么着,回头请老先生把每个人的俸禄报上来,我看看,有需要添的我会告诉你。还得把之前欠了大家多少俸禄也报上来,回头一并补发。另外,一日三餐,早饭要丰富,不能总是白粥馒头和咸菜,要有肉包子、菜包子、肉饼、酱肉等等。午饭和晚饭每顿都必须要有两个荤菜两个素菜,外加一个汤类。汤也不能放空汤,里面得有菜的,这样才能吃得健康。当然,也不能天天都是两荤两素四菜一汤,一周还要包一次饺子,吃一次面条,总之换着花样来,如此吃起来才不单调。”

她一边说一边琢磨,“除了饭,还得有水果,平时也得备些点心,都是些大小伙子,还动拳脚,饿得很快的。我家弟弟一天都要吃两顿点心的,何况是你们。对,就这么定了,三餐两点,以后这就是阎王殿的膳食规矩。至于穿用方面……”

老先生又听冒汗了,“王妃,别琢磨穿用了,光是这吃,咱们就吃不起了!”